<source id="9ysov"><td id="9ysov"></td></source>

<video id="9ysov"><mark id="9ysov"></mark></video>
    1. <source id="9ysov"><mark id="9ysov"></mark></source>
      <b id="9ysov"><small id="9ysov"></small></b>

          <b id="9ysov"></b>
        1. 北大國際經濟評論

          您當前位置是: 首頁» 財經時評» 北大國際經濟評論
          楊汝岱:以一體化競爭性國內市場促進產業發展

          2019-09-23  

            

            為了保持我國區域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與繁榮,我國應采取積極有效的應對措施,打破地方條塊分割的壁壘,取消區域準入限制,減少地方政府的制度干預,建設一個統一競爭有序的市場,實現區域條塊經濟的整合與提升。

            最近幾年,發達國家中貿易保護主義、保守主義逐漸抬頭,這一現象需要引起我們高度重視。技術進步與分工對于經濟發展有增長效應,也有分配效應。隨著技術不斷進步,產業不斷升級,這必然帶來不同群體回報、收入和社會福利的相對變化。

            過去的幾十年,全球分工基本上是以各國資本勞動稟賦為基礎(由于資本流動性較強,此處也可以理解為以各國的勞動力稟賦為基礎),每個經濟體在全球分工體系中有一席之地。由于分工帶來的增長效應較大,社會整體福利上升較快,分配效應產生的矛盾還沒有充分顯示,世界各國整體上是和諧發展的。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正是很好地把握了這一歷史機遇,做出了“和平與發展是當今時代的主題”這一重要論斷,深度參與全球分工,取得了非常好的經濟發展績效。

            從全球經濟來看,過去十多年,全球化的增長效應逐漸減弱,分配效應越來越強,這在不同國家之間、同一國家的不同群體之間產生了越來越多的矛盾。分配效應增強,資源配置效率改善的潛力下降,企業由于配置效率改善帶來的利潤上升空間也不斷下降,這使得企業必然大幅增加研發投入,促進技術進步。

            新經濟時代,以機器學習(人工智能)、機器替代等為代表的新技術迅猛發展,這些技術進步又進一步催生了大數據、規模經濟的作用得到較好的挖掘,大幅度降低交易成本,這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全球生產與貿易格局,幾十年來各國基于資本勞動稟賦進行分工的共同發展模式由于資本對勞動的替代而面臨重大挑戰,作為一個以勞動力比較優勢為基礎深度參與全球化的發展中大國,這一現象在改變我國面臨的國際發展環境的同時,也對我國就業、收入增長、收入分配、社會福利等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由于分工與技術進步的分配效應不斷顯現,資本勞動替代型技術進步的不斷加速,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矛盾和沖突會持續存在。在這樣一個背景下,如何建立一體化的競爭性國內市場,促進產業發展,苦練內功,就成為我國現階段發展中的一個重要任務。

            改革開放以來,以官員錦標賽和財政分權為核心的地方政府競爭模式在很大程度上調動了基層政府發展經濟的積極性,使得經濟得到了飛速的發展。然而,最近這些年,作為支撐我國區域經濟發展的重要產業組織形態,“塊塊經濟”一直存在著區域性、結構性矛盾,嚴重阻礙了我國一體化競爭性市場的形成,破壞了市場競爭在傳統產業轉型升級中應發揮的重要作用,難以培育新興高端產業集群。結構轉型時期,我們亟待打破地方政府間過度的“塊塊競爭”,而專注于“條條打通”的通道建設,改善資源配置效率,打造全國一體化的競爭性市場,提高企業應對風險的能力,從而構建現代產業新體系,服務國民經濟發展。

            競爭是市場經濟的一個基本特征,是一個國家或者地區產業競爭優勢形成的市場基礎。通過競爭的自我演進,推動產業的不斷發展。經濟增長學派認為,市場競爭是一個國家或地區保持經濟增長、物價穩定和就業充分的內在動力;市場結構學派認為,市場競爭是一個產業不斷擴大市場份額、取得產業國際競爭優勢的必然途徑。

            波特指出,產業競爭力是指該產業在市場競爭中的生存和發展能力,競爭力的大小通過企業的產品或提供的服務在市場上表現出來。產業競爭力除了自身因素外,還受到競爭對手和其他外部因素的影響。從產業層面來看,產業體系的發展不管采用哪種組織形態(如美國的波士頓128公路模式、硅谷模式,我國的珠江三角洲模式等),企業都必須通過建立自己的競爭優勢,才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生存下來。

            現代產業組織學派認為,外部市場環境和企業自身行為對企業的競爭優勢具有重要影響。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新興高端產業的形成,是一個優勝劣汰的市場競爭過程,也是一個由公平競爭主導的一體化市場形成過程。

            現階段,提高我國產業競爭優勢,打破地方條塊分割,建設一體化競爭性市場,已經成為我國新興高端產業發展的重要途徑,也是構建現代產業新體系的關鍵所在。塊塊競爭曾經為地方經濟的快速發展提供了一種有效的發展模式。然而,當前我國各地方政府存在較強的保護主義,導致了各區域之間各自投資生產,沒有形成彼此關聯的專業化供應鏈,區域之間缺乏網絡合作。

            為了保持我國區域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與繁榮,我國應采取積極有效的應對措施,打破地方條塊分割的壁壘,取消區域準入限制,減少地方政府的制度干預,建設一個統一競爭有序的市場,實現區域條塊經濟的整合與提升。

            一方面,通過完善專業化分工協作體系,構筑緊密關聯的產業鏈,提高我國產業集群的協作程度。引導不同區域的大企業加入一體化的生產網絡體系中,鼓勵龍頭企業擴大非核心業務外包,發展專業化配套企業。通過構建一體化協作網絡,促進各區域加強競爭合作行為,建設一體化競爭性市場。

            另一方面,深化要素市場改革,提高資源在更大范圍內的配置效率。建設一體化競爭性市場,鼓勵生產要素在更大范圍優化配置,進一步發揮要素配置對優勢產業的重要支持作用,促進我國產業的轉型升級,提升條塊經濟的產業分工地位和整體競爭力,從而促進新興產業集聚,提高整體產業層次,壯大產業規模,實現市場的一體化、競爭性與有序性,促進產業發展,應對日益復雜的國際環境。

            (原載《第一財經日報?北大國際經濟觀察》2019年9月23日)


          三级毛片视频